学习用平台视角来看数位化的世界

数位商机、数位转型,是众所瞩目的新机会。 台湾也可能搭上数位平台的机会,抢进持续成长的亚洲市场、打开新成长的突破口吗? 类似 Uber 这样的新兴平台,为什幺会在社会引起这幺大的争议?

连续被 Think50 评选为改变未来经营管理模式的三十大管理思想家桑吉.乔德利(Sangeet Paul Choudary)指出,「世界正在发生剧变,平台将是未来的主流。我们要学习用平台的视角来看世界。对于挑战就会有不同的看法,也可以找到新的商机,甚至提升自己的职涯发展。」

平台模式,是翻转世界的新势力。Airbnb 创立不到 10 年就活跃于 119 个国家,挑战全球旅馆巨擘;Facebook、Instagram 没有原创内容,却稳坐最强势的媒体平台;搭上 skillshare、Udemy,优秀专业人可以全球开课。

乔德利是专研平台模式的管理思潮新星,他与两位 MIT 麻省理工学院学者连手写作《平台经济模式》一书,倍受瞩目,《哈佛商业评论》更将他的研究与破坏式创新大师克里斯汀生并列为 2016~2017 年全球最瞩目商业新思惟。天下杂誌邀请乔德利首度来台,解析成功打造平台的关键。

为什幺平台能够成为席捲各个产业、势不可逆的惊人力量?

乔德利指出,关键就是一个词「数位化(digitalization)」,从身分、互动、地点、到消费者行为,「有价值的东西被数位化了,造就了市场转型。」

地点数位化,造就了 Uber,颠覆了传统交通运输模式。过去消费者都是在实体通路买东西,只能提供服务,没办法收集资料。现在消费行为都被数位化,成为可蒐集、分析的资料,进而成为型塑消费的新力量。亚马逊在网路上蒐集消费者的购买行为,进行分析、做为策展的依据。Netflix 根据消费者过去的影片评价,预测使用者接下来会想看什幺样的影片。

数位化再加上网路,结合成更大的改变力量。越多人加入,平台就越有价值,没有人使用就没有价值。就像电话,第一台电话没有价值,但装设电话的人愈多、彼此相连、形成网络,价值就显现。身分数位化,让 Facebook 可以蒐集使用者资料,透过内容生产者生产内容吸引消费者,消费者再按讚回馈给内容生产者,形成一种一种正向循环。这样的反馈迴路能够增加网路互动效应,也使平台对所有使用者变得更有价值。

你的企业或市场是否已经高度数位化?

许多人认为,跨入平台模式,就是架设一个网站。乔德利强调,平台的重点不是设计网站,而是所涉及的商品或服务是否被数位化,如果一个市场被高度数位化,就有发展平台的机会,现有传统企业就有被新兴平台企业颠覆的风险。

「并不是每个产业都要变成平台公司,」乔德利说,「但一定要了解平台。」亚洲很多企业因为规模太小,可以选择间接使用平台。因为在平台上每个人可以找到自己的利基,找到自己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这也是中小企业的机会。

中小企业及新创公司如何透过平台模式跨出台湾、进军世界?

乔德利说:「不是每家公司都能半担,重要要看公司或是哪个产业的型态。」像亚马逊的电子商务公司,可以连结生产者跟消费者,透过像百货一样的多元的商品,让消费者自主选择。但若是设计礼品的公司做电子商务,就要评估一下设计师要如何与国外的设计师或是消费者需求做连结。平台要国际化,可以複製平台的基础建设,但必须是当地的商业模式做调整。

全球或地方性物流,指的是平台能不能藉由讯息就能跨越国界,还是需要当地的物流系统支撑。全球或地方性网络,指的则是能不能从任何地方,连结到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的能力。物流和网路系统越複杂,平台要快速传播的难度就越高。这也是为什幺通讯软体 Whatsapp、脸书(Facebook)可以快速跨越国界,而亚马逊(Amazon)、酷朋(Groupon)、优步(Uber)在进入其他国家时,还是得从头做起,重新建构当地的供应链、物流体系和网路的原因。

比起市场规模、使用者规模,更关键的是物流和网路

乔德利认为,很多人太看重使用者规模、市场规模,但更关键的是要回归到平台业者是否採用全球性物流和全球性网路。

当你的本国市场够大,确实有助于企业早期发展,但并非平台成功的要素。音乐播放软体 Spotify,就是从瑞典出发,后来在美国市场立足的成功案例。Spotify 就没有全球性物流体系,因为每个国家的音乐发行方式都不一样,发展模式也因此各不相同。只要跨国平台业者不具备全球性物流和全球性网络,就是本地业者成功发展的机会。

以台湾而言,乔德利也乐观指出,要培养出全球通用的服务,使用者规模确实不容忽视。但若从 B2B 的服务做起,打入中小企业市场,台湾的规模就已足够,可以把成功经验慢慢向外扩张。重点是,平台本身究竟要提供什幺样的服务。

个人也能从平台世界中获益

平台不仅影响商业模式,也影响着每个人的生活及工作。我们可以透过 coursera 学习平台,无国界自由选择有兴趣想学习的课程。

我们的工作不再侷限于公司内部,经营平台也成为工作的一种。以前,平台多半供自由工作者接案使用,但现在资深顾问、律师、医师等等都有自己的专属平台。同时也要学会如何更有效地运用平台。比方说,设计师可能在设计公司工作同时,也可以把作品放上各种设计相关的网站,增加曝光与知名度。

只要在对的时间,找到对的平台,就能得到大量的回馈和价值。做得越多,表现得越好,创造的价值也越大。乔德利举自身经验为例,一开始写书时,就是在刚起步的社群问答网站 Quora 上找灵感。他挑选网站上和平台相关的提问,再在部落格里详细写下自己的回应,结果得到大量读者迴响,其中曾经单篇文章就吸引 5 万人点阅。

乔德利也运用好莱坞为例,如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演员、摄影师等工作人员,往往来自四面八方,每个人也都同时有好几份工作。表现最优秀的人,就得到最多机会和报酬。同样的模式,也开始在平台的世界发生。像好莱坞这样的封闭市场,人们靠着名声来选择,决定人才的品质。平台也开始设计各种回馈机制,建立使用者的名声与评价系统。因此,未来好莱坞这样的工作模式,可能也会发生在不同国家和领域。

同时企业也必须了解,员工不再只是在封闭的市场里,效忠单一组织。他们同时也在开放市场里寻找机会。做得越多机会越多,变化也比以往来得更快。乔德利建议,与其控管员工花在平台上的时间,不如打造自己的平台,鼓励员工一起加入。如此一来,即便员工最后离开公司,依旧可以在平台上合作,也增加曝光。

平台改变世界,使不同产业找到转型契机,个人也找到新的发展方式,但其实还有许多新冒出来的问题未解,如资料隐私权、资讯安全、各国法令等相关问题,等待大家探索。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