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稿就像相亲照片──台湾作品走进亚洲书市

投影幕上映着十本来自台湾的小说。吴明益的《单车失窃记》、三毛的《撒哈拉岁月》与邱妙津的《鳄鱼手记》等书静静躺在后方长桌上,任由与会来宾参考翻阅。来自不同出版社、书店与文化产业的学员纷纷猜起萤幕上每本书究竟卖出了多少语言版权,以多少种不同样态旅行至异国的书店。一场活泼可爱的暖场活动替2017年的出版经济及版权人才研习营拉开序幕。接下来两天,来自台湾、韩国与欧美各国的讲师将向听众大方分享各国书市现况,以及来自台湾书该如何突破重重难关,在国际上把握每丝每毫展露头角的机会。

第一场座谈,由台湾书的出走之旅谈起。讲者张茂芸为Books from Taiwan专案的版权总监,开场便向听众介绍起Books from Taiwan 的计画。早期,台湾的着作多见于学术研究,与大众距离遥远。2014年,文化部发起Books from Taiwan专案,旨在发掘优秀的台湾书,让台湾书籍走出去,真正走进大众市场。

张茂芸表示推广海外版权时,书籍本身的国内出版社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作者与出版社之间有无代理条款等合约细节,与出版社是否有独立进行海外版权销售的能力都关係到过程的顺利与否。

而将书籍实际带上书展前,事前的準备工作不可小觑。除了要与出版社多次联繫,书籍的介绍与版权售出成绩都是必须用心準备妥当的谈资。除了各种基本资料必须备齐外,张茂芸一再强调译稿很重要。稿件的英译务必寻求专业英语母语人士操刀,而除了在Books from Taiwan的网站上可以找到推荐译者外,她也大方分享「Paper Republic」网站──一个聚集诸多热爱中文文学的英语人士社群。除了翻译品质要留意,样品长度也必须兼顾:童书的理想是全书翻完,其他书籍则最好备齐一个完整章节的译稿。

然而知己知彼,除了将自己的作品準备至最佳状态,也应该多参阅国外出版商的简介手册与国外书评。吸收外部资讯不但可以了解各个出版社有兴趣的书籍範畴进而评估是否可以进行商谈,也能学习他们使用的词彙与术语让自己更贴近对方。同时,张茂芸也强调在展场随机应变能力的重要。「当对方对你準备的东西没兴趣时其实不用再谈下去」,这种情况下不如转而推荐对方会有兴趣的书籍,甚至推荐其他出版社的作品都是更好的应对方法。

最后学员问起自己定义的好作品与他人心目中的好到底该如何取得平衡,张茂芸回答除了多加蒐集意见外,也只能「不断实验、错误与修正」。做好被拒绝的心理準备,多加尝试与进步。

来自博达着作权代理的陈婉婷则分带来版权输出的实际案例分享。陈婉婷长期负责中国业务,往返两岸除了比较之外自然也多了许多省思与反省。她首先提到繁简中文合约分开处理的必要,也提出处理版权需要长时间的沟通,事前确立好行政程序等基础流程对加速商谈必有帮助。

而此次座谈,她以经手《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一书的历程展开版权输出的甘苦谈。

「平如美棠」正是作者饶平如先生与他夫人的名字。这对夫妻牵手共度中国最动荡的岁月──在战乱、离别与疾病的阴影下,以爱坚定地走过一世纪。在终于得以安身厮守的暮年,妻子身患疾病而离去。当年八十七岁的饶平如遂将他对夫人的思念化为绘画与文字,将两人生命中的所经历的辛酸艰苦与坚贞爱情都藏进此书中。《平如美棠》囊括了所有畅销书的元素:爱情、历史、文化,与美丽插图。

这些元素都能成为一本书的卖点,但是「最重要的是你个人对这本书的感受」陈婉婷这幺说。

本书的运气很好,总共卖出了八国语言版权。然而,聊到谈版权所花的时间,陈婉婷表示这本书的「缘分久了一点」。博达坚持谈下这此书的独家代理,意味着要与作者建立互信关係,要经历多次的沟通与交流使双方找到最好的合作方式。「书的事情需要靠人与人的交流」,陈婉婷是这幺认为的。

除此,她说书的译稿便如同相亲时的照片──在这里失手,往后所有机会都化为乌有。《平如美棠》由一对夫妻翻译,加拿大籍的丈夫与中国籍的妻子爱上老先生的乐观积极,以爱与情感完成作品。

饶平如先生在2016年应法国出版社邀约出席安古兰漫画节。老先生在人生中的第九十五年第一次出国,由他的书带领他前往欧洲。而对陈婉婷而言,这是学习也是旅程「我从来没想过我们经手的书,在某个人的人生里能有这样的作用」,她说。「当自己的工作能对他人产生影响,那真的是很令人安慰的事。」

在光磊国际版权公司负责东南亚业务的徐彩嫦在开场便澄清「东南亚没有阅读文化」的迷思。越南胡志明市设有书街;泰国线上购书网页上各色字型与设计争鸣;印尼的出版业广告中则印着甫翻拍成电影的小说与诗集。

投影片上,她仔细列出了台湾、越南、泰国与印尼四国的人口、出版社数量、年出版量、书店数目与翻译书佔比等资讯。越南,拥有这几国中最可观的书店量:一万两千家,是台湾的五倍。此外,越南的翻译书佔比高达百分之七十,也是其他几国所不能及。徐彩嫦认为越南书籍市场成长空间极大,对翻译书的需求也不容小觑,然而台湾书籍要打入越南市场却有难度。近年来中国影视改编小说在越南市场大获成功,但此类文学并非台湾的强项。若是有心尝试,在我国已受市场认可的青春爱情小说反而可能成为我们的突破口。

泰国相较于越南是较为成熟的市场,然而在泰国独占鳌头的作品却与其他国家完全不同──已故泰王拉马九世相关的所有书籍,都在畅销书棒上强势攻下一席之地。此外,中国网路原创小说与近来兴起,描写男男之爱的BL小说也意外成为泰国畅销书榜上的黑马。而儘管人说景气萧条,徐彩嫦却观察到许多小出版社也在泰国书市悄悄窜出,许多经典文学也藉机获得再版机会。对想打入泰国市场的出版业者而言,泰国书市对台湾书其实相对友善,然而这项优势在面临中国原创小说竞争的情况下也正在减退。

印尼书市的独特生态则是大者恆大。大出版社掌握了绝大多数的市占率,然而因为消费人口众多,小出版社仍然有喘息空间。印尼近几年大力推行本土影视製作,与之合作的改编小说也成为主流,本土作家的崛起竟将翻译作品的市占率由百分之四十调降至目前的百分之二十。儘管翻译作品持续流入市场,但本土爱情小说仍占据畅销排行榜的大宗。而面对这样的市场,台湾的机会在哪里?徐彩嫦表示:「试了才知道」。台湾的出版业者正在进行各种尝试,「而除了试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徐彩嫦最后总结:东南亚与其他区域相比,对异文化其实抱持相对开放的态度。若能抱持尊重和好奇的心态与他们接触,便能发现东南亚各国各有各的丰富与自成一格的宇宙,甚至可能在与他们的互动中发现台湾在国际上的朋友──比想像中还多。

中国网路原创小说在东南亚造成一股旋风,韩国书市似乎也能看到同样的景况。

韩国出版现况由在「文学村」(Munhakdongne)出版社担任版权经理的韩文淑带来分享。文学村由文学作品起家,但后续也将业务逐渐推展至各类书籍。文学村目前已成为韩国五大出版社之一,旗下代理多位诺贝尔奖得主作品。

与台湾的情况不同,韩国的书籍市场正处于朝气蓬勃的热闹状态。韩文淑表示这两年所有书籍的销售皆有成长,由书籍改编的影视作品和相关产业相继冒出。位于首尔市的坡州书城内有数以百计和出版、印刷与设计相关的产业进驻。独立书店与複合式书局增加,甚至有明星投身书店产业。近几年新装出版书籍成为潮流之一,而网路小说等新型阅读型态也成为市场上的新气象。

然而在国内景象繁荣的同时,韩国书也因中国政府的「限韩令」使得将中国市场视为重要收入的厂商损失惨重。

儘管如此,中文书在韩文书市却享有发展机会。唐诺、许知远与阎连科等人的书可见于韩国市场。而除了文学小说,与女权议题相关的翻译书也成为注目焦点。然而,真正造成轰动的,却是前阵子改编为连续剧的中国网路小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销量惊人外,《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已在韩国销量排行版上蝉联多达数十週的冠军,再次提醒有望踏入亚洲市场的出版业者们:中国网路小说的魅力,已成为一股必须正视的势力。

▶▶2017版权营!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