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事》不再孤军奋战: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的理念与行动

2018年台北国际书展期间,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现任理事长吴坤墉荣获法国文化部颁发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是谁?他们做了甚幺?译者是个往往独自面对萤幕的职业,他们普遍面对什幺样的难题?需要什幺样的资源?专访聚集了翻译人才的台湾法语译者协会,带领读者了解这群译者的理念和行动。

 

翻译是打破文化藩篱、促进知识交流的桥梁,在出版和媒体产业中不可或缺,在世界局势益发紧张的21世纪尤为重要。在台湾出版业,与最大宗的英文和日文译本相较之下,法文书的译介显得相对小众。常有编辑抱怨找不到好的法文译者,或是缺乏能进一步校对、编辑、审订的人才。坊间许多法文经典,是经过第三语(如英文、日文)译作的二次翻译,有时会发生违背原文,或增减内容等问题。而直接从法文翻译至中文的作品中,也不乏误译的例子。

台湾法语译者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创立的契机,来自长期关注台法翻译交流的法国在台协会。2012年底,时任法国在台协会文化处专员的金娜(Valentine Gigaudaut),在以已故法语译者胡品清教授为名,打造了线上书目资料库「胡品清法国图书在台湾资料库」之后,又找来台法翻译领域的几位专业人士,讨论在台湾成立法语译者协会的意愿和可行性。


(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提供)

参与擘画事宜的,包括淡江法文系教授吴锡德、版权经纪人武忠森,以及同时兼任出版人和口笔译者的吴坤墉。三人依据第一线的经验,讨论台湾法文译者最需要的资源,认为成立协会一来可以表彰优秀译者,其次可以让小众的法文书有更多能见度,此外,也可以让译者这个孤独的职人能有更多与同行互动的机会,进一步掌握自己的权利。

自2013年提出申请、2014年完成立案,首任理事长为吴锡德。申请入会者须有公开的文字译作发表,或有公开的口译经验。目前协会已吸引近百名会员加入。

2015年起,协会每年定期举办相关活动,包括:对大众开放的「翻译的艺术」系列公开讲座、校园演讲、付费的「法语新手译者研习营」、年度专题讲座,以及「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的评选。

书背上的名字,真人现身分享心得

「翻译的艺术」系列讲座,目的在让译者与大众面对面,让读者也能认识译者这份职业。2015年10月,翻译罗兰.巴特《符号帝国》(麦田)的译者江灏,与协会合作推出第一场「翻译的艺术」讲座,介绍巴特的思想和翻译的心得。

《符号帝国》是江灏的第一本翻译,这次讲座虽然不是他第一次公开分享这本书的翻译过程,但却是首次看到这幺多听众。江灏很惊讶:「我本来想,应该不会有什幺人来听吧,没想到观众坐满到门口!」现场的提问也很踊跃,有人问翻译、有人问符号学相关议题。译者原先只是书背上的一个名字,却真人出现来与大家分享心得,让很多读者觉得新鲜,现场也有人请译者签名。

「翻译的艺术」讲座每年固定举办4到6场,通常与出版社合作,配合新书出版的宣传期,在各独立书店巡迴,免费入场。目前大部分场次在台北,2017年第一次移师台中,在新手书店举行。现任协会祕书长的江灏期待:「希望接下来的讲座能有更多机会到台北以外的城市,接触到更多不同族群的读者。」


翻译的艺术讲座现场,讲者为版权经纪人暨专业译者武忠森。(永楽座提供)

新手译者透过研习营,磨练翻译技巧

2016年底接任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理事长的吴坤墉观察到:「台湾的英语学习开始得早,进入大学英美语言学系的学生都已经有很好的程度;四年主修下来,其中的佼佼者可以进入如师大或台大的翻译所,直接往译者专业迈进。但其他外语学系则不同。比如法语系的学生,多半是进了大学才开始真正学习法语。四年的时间,除了极少数人,要能达到可以从事翻译的程度是比较困难的。这可以部分说明为何台湾还没有专门的法语翻译研究所来培养人才。」

有鉴于学界的资源不足,希望为初入行的法文译者提供更多学习交流空间,「法语新手译者研习营」因此顺应而生。研习营为期4天,每天分为上午课程和下午的工作坊。课程均由有经验的译者、编辑、版权经纪人或文学理论教授分享业界的经验,学员可以由此初步认识出版业的全貌。


法语新手译者研习营现场(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提供)

曾以学员身分参加过「法语新手译者研习营」,后来也担任过工作人员,本身是法文译者,也有编辑经验的陈郁雯分享说:「对译者来说,工作的内容往往只有独自跟电脑奋战。很多译者来上了课之后才知道,当初自己翻译的书是经过哪些流程购入版权,而编辑又如何思考译稿的修订。译者能更了解自己的角色在这个产业上的环节,也更知道要如何跟编辑互动。此外,了解其他环节的工作内容,对于职涯选择等于是开了一扇窗。」

以实务为主的翻译工作坊,每次限定15个名额,由两名讲师带着学员一起研究翻译实务(2017年的讲师为知名译者尉迟秀和陈太乙)。吴坤墉解释:「工作坊里研习用的文章,是学员事先翻译出来的。同样的文本,很自然的,15个译者会有15种译法。而经过讨论、辩论或争论,有时译者会发现自己在辞彙上的局限,有时则发现别的译者对于原作风格有不同的诠释……」

陈郁雯补充:「很多译者在交流中,会发掘到新的翻译技巧,对译者来说收获很大。」参加工作坊也很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陈郁雯说:「同是法语的使用者,如果又有相似的电影喜好,或者关注类似的人文议题,结识到好朋友的机会很高。」

献给翻译的奖

协会筹划的许多活动,对台湾法语译坛,甚至整个出版业而言都是创举。其中又以翻译奖的创办最有野心。吴坤墉表示:「出色的译作,来自于译者对作者情感与意念的诠释、语言转换的功力,以及文字风采的掌握。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希望藉由表彰杰出的译者,来凸显文学性翻译(traduction littéraire)的价值。」

吴坤墉指出:「在台湾,出版事业有文化部人文及出版司做为主管机关,有金鼎奖每年肯定优秀出版书籍和出版从业人员。但翻译,尤其是文学性翻译非但没有任何主管机关来关注,甚至自从金鼎奖在2010年取消最佳翻译人奖后,台湾就没有任何肯定杰出译者或译作的主要奖项了。翻译的作品在国内出版书籍占有极大的比例,但关于作品的译者或翻译在大众媒体上却少有讨论空间,更别说深入探讨翻译品质、翻译的专业、翻译的人才培养等议题了。如果我们办了,台湾至少就有一个奖励杰出译者的奖项。虽然只是以法语译者为对象,但也许能得到抛砖引玉的效果。」

「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筹办之初,最先面临的问题是「需要一笔经费」。除了奖金的需求,还有评审费及每年6个月左右的执行费用等等。协会希望筹足前3年的预算,让这个刚刚起步的翻译奖能步上轨道。

最初吴坤墉奔走多方,向不少艺文与教育基金会提案,却都铩羽而归。在偶然的契机中,他得知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设有基金会,长期支持艺文与教育,便决定一试。当时台湾法语译者协会刚成立不久,并未累积任何成果足以证明:这个奖真的能办起来吗?这个奖可以带给译坛什幺改变?可以引起社会大众关注吗?这个奖能回馈赞助方吗?

吴坤墉手上只有一纸企划书,和满腔的热情。

吴坤墉拜访了法国巴黎银行台湾区总经理胡日新(Olivier Rousselet),解释完这项计画后,胡日新相当讚赏,在确认协会的财务透明、组织评审稳健正当后,迅即拍板通过为期3年的赞助计画。


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第一届人文社会科学类评审团,左起: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理事长吴坤墉、中研院史语究所副研究员戴丽娟、台大社会系教授孙中兴、翻译家赖盈满、法国现代中国研究中心台北分部主任毕游塞[Sébastien BILLIOUD](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提供)
 


2017年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文学类决选评审,左起:文化大学法文系教授胡安岚(Alain LEROUX)、翻译家陈蓁美、中央大学法文系副教授刘顺一、政大欧文系教授阮若缺、台湾当代小说家童伟格(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提供)

资金到位,评审办法也研议完成,首届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便于2015年热闹开办。初期的翻译奖评选对象为文学类作品,评审共分两阶段,第二轮评审规定由三位法翻中的翻译家、一位法文母语的翻译专家,以及一位中文创作的作家或学者组成。知名作家胡晴舫、骆以军、童伟格等便先后应邀担任过评审。如此一来,评审过程不仅能照顾到中法双语的转换和诠释,能适切提供对法语原文的见解,也能评析中文译文的品质。

「法国知名的龚固尔文学奖和费米那文学奖等,每年由同一评审团评选,评审团有一定名额,遇缺才补。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则希望每年的评审团都令人耳目一新,能为决选风格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吴坤墉特别强调:「我们不是要选『最好』的翻译作品,毕竟翻译有其艺术层面,没有绝对的『好』。我们希望透过如同坎城影展的评审方式,每年由不同风格的评审团,为这个奖带来更多元的品味。」

独一无二的奖座,用不同身分诉说相同的故事

即便连翻译奖的奖座,吴坤墉也有巧思:「一开始我们就觉得,要找到现成工业製作的奖盃或奖牌很容易、很便宜,但是也很无聊。我们想要找一个创业或事业刚起步的艺匠,可以为我们的翻译奖製作独一无二的奖座。」

协会后来找到「水颜木坊」的魏荣明,他的设计工厂以回收的木材整修、涂料后再利用,製作家具和生活物件。因为这独特的方式,他为协会翻译奖设计的奖座,每年来自不同的木材,每个奖座都有细微的颜色和质地差别。

这不就像翻译的工艺吗?原文从每位译者手中经过,化为不同风格的中文,但仍遵循着一定的準则。就像不同木材清洗之后,风乾雕刻成不同的木块,儘管看起来是同样的奖座,却用不同的身分说着同一个故事。


台湾法语译者协会翻译奖奖座(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提供)

连办了3年的翻译奖,获得各方许多建议与鼓励。法国巴黎银行也继续全力支持,在2018年初与协会签下为期4个年度的冠名赞助新约。从今年起,「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法国巴黎银行翻译奖」将改成一年针对文学类,一年针对非文学类法译书籍进行评选,每次可累积两年份的出版品加入角逐行列。

目前,台湾法语译者协会正在筹备新网站,希望让资料的使用与分享更加便捷。研议中的法语译者的名单资料库,更利于编辑和译者的媒合。此外,有鑒于大部分译者与出版社的资讯不对称,往往无法在签约时掌握自己的权益,协会也正在参考国内外的实务与範例,与智慧财产权法律专家研拟捍卫译者权利的合约範本。译者的译稿是否该「卖断」给出版社?能否协议出一定的版税额度?译稿的稿费该何时支付?交稿时、出版时,或者能否协议于签约时即支付部分稿酬?译者能否主张着作人格权?如何主张?这些问题与讨论,都会在接下来的日子继续讨论。

然而,创业维艰,守成也充满挑战。协会必须面对的问题,首先就有人手问题。除了翻译奖的运作有赞助经费之外,协会所有行政工作都是不支薪的,包括讲座、研习营等大小活动的筹办,大部分工作人员还有正职工作,等于身兼两职,非常辛苦。协会向会员收取的会费,并不足以支撑所有的营运成本。来自文化部和法国在台协会的补助,目前只够用来支付上述讲座、研习营的讲师费,其他众多事务,目前只能仰赖所有工作人员无偿的付出。如何让美好的理念走得长远,如何找到资金和营运之间的平衡,将是长期的抗战。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