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尾理论》作者:第三次工业革命将终结大象企业霸权
前言

150 年前,第二次工业革命鸣笛,造就了大象企业跳舞的荣光;150 年后,一个颠覆想像的「自造」新世界,揭开第三次工业革命。为了记录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开端,《今周刊》记者飞到美国旧金山,专访科技趋势大师克里斯.安德森,直击这场「自造者」运动的摇篮。未来,製造业的游戏规则都将被重新定义,再见了,大象!由你我主导的跳蚤时代,正要来临!

「欧美国家的机会来了,这是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二○一二年末,一位科技趋势大师的最新观察,他预言第三次工业革命来临,一场颠覆全世界工业的大变化,正要发酵。

他,有着高大身材,说话时习惯把手撑在鼻梁上,不说话时板着脸,神情严肃;然而,这位却是被《时代》杂誌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一百位思想家」,更是《长尾理论》、《免费!》两大趋势书籍的作者,他是《连线》杂誌前总编辑、现任 3D Robotics 执行长-- 克里斯.安德森。

过去十年,改变世界的人很多,如在车库写下全球科技新页的苹果电脑创办人贾伯斯,他用一支 iPhone 颠覆了全球人类的生活;也有如 Google 两位创办人佩吉与布林,提供如 Gmail 免费开放的服务,开启了我们对网路的不同认识。

但安德森改变世界的方式很不一样,他不靠实际产品,也不是虚拟服务,他靠的是思想。就像《时代》杂誌写下的文字: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大思想家,他们靠才智、影响力与发现,让世界运转的方式不同,安德森就是其中之一。

○四年,「长尾理论」让安德森闻名全球,随后台湾热卖超过十万本、被翻译成十一种语言发行的《长尾理论》一书,则是他影响力最直接的实证。然而,安德森的影响力不仅于此,「长尾理论」走进商学院的教科书,跃上企业经营的重要策略,改变无数人对世界的想像,这才是思想家的威力。

然而,八年后,安德森再提新理论,一个将让全世界工业重新洗牌的大革命;这次,他不再甘于作为一个改变人类想法的思想家,他要亲自体验这波新趋势的威力。到底安德森看到了什幺?

预言革命,要亲手实践辞掉工作 埋首小铁皮工厂研发飞行器

为了一探安德森的最新论点,《今周刊》记者飞到美国旧金山,亲自走访安德森办公室。这个让他宁愿辞掉十年工作也要亲身投入的趋势,究竟是什幺?

七月三日早上,美国旧金山东湾,3D Robotics 办公室。

美国国庆的前一天,加州阳光耀眼,距离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十分钟车程、一家白色铁皮简易工厂,被太阳晒得发亮。工厂外,没有显眼招牌,靠着简洁的门牌号码标明位置,才能确定这是安德森的办公室所在。

工厂里,除了机器手臂运作发出的声响,一片宁静。若不是桌上摆着、墙上挂着随处可见的飞行器与遥控飞机,我们大概无法肯定这就是安德森亲身投入的新公司,因为唯一能证明的,也只有那高挂在上头、仅有的一张布条,写着:「3D Robotics」。

你可能难以想像,一位被称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百大人士,他预见的新革命,就在这里诞生。儘管如此,这都无碍于他对趋势的观察,「对我来说,我生活在旧金山,这里就是无限创新的开始。」

在英国伦敦出生、却在美国长大的安德森,年轻时,也拥有过自己的一段「车库时光」。贾伯斯在车库里研发组装桌上型电脑;而安德森则是与外公在工作室里敲敲打打。十多岁的他,暑假都是在车床、铁屑、轴承、活塞桿里打滚度过。

曾经叛逆,却难忘科技组摇滚乐团圆梦 重回网路寻找新世界

安德森的外公是花园自动洒水器的发明人,在空间不算大的车库里,就是安德森外公的工作室,他在这里开发了许多设计,如瓦斯炉计时器、录音机等,专利申请纪录上都留下了他的名字,唯一上市的,只有花园自动洒水器。但安德森外公仍是启发他对「製造」物品的关键,那时,安德森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孩。

尔后随着电脑世代来临,苹果二号从车库走向市场,安德森的玩具也从那些敲敲打打的金属零组件,换成了电脑。那是个庞克摇滚主导全国潮流的年代,他与一般的美国年轻人没有两样,也都怀抱着玩音乐、组团成名的梦想。那些年,他在车库里玩的东西,从车床、金属零组件,换成了电吉他。

安德森曾自己动手录黑胶唱片、做小众杂誌,那个世代年轻人做的事,他都做过。甚至为了追求自己的音乐梦而中断学业,前进纽约等城市巡迴演出,就为彰显自己的独立性格。

真正让安德森重回科技怀抱的,是他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一份工作。那是以开发出第一颗原子弹而闻名的实验室,三分之一的技术人员是物理学家,而在大学主修物理的安德森会来到这里,似乎也就不那幺意外。

只是,不安分如安德森,即使他在二十五岁又回到乔治华盛顿大学、重拾书本,但优异的课业成绩始终不是他的目标。来到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他,比起研发核子武器,实验室里的网路更让他感到兴奋。

的确,在网路刚萌芽的时候,即使是美国,也仅仅国家级实验室拥有这些设备,而成功预言网路国家诞生的科技大师凯文.凯利,最早接触到网路,也是在大学实验室里。

自行创业,找高中生合伙二十人员工 创造五百万美元年营业额

不到二十坪的工厂,这就是安德森亲身体验新一波革命的温室。故事得从一个周末说起,那时安德森还是《连线》杂誌的总编辑,「我们收到两盒产品试用,一个是乐高机器人组,另一则是无线电遥控飞机。我都计画好了,周六先玩乐高,周日玩飞机。」

对于拥有五个小孩的安德森来说,他乐于带着小孩一起动手做;只是安德森没预料到的是,玩具组好了,孩子玩不到五分钟就失去了兴趣。安德森不解,为什幺这些产品吸引不了小孩?看看这些玩具里的配备,加速器、电子陀螺仪、无线 GPS 感测器、蓝牙功能,都是最高科技的零件。「为什幺我不把这两样产品结合?那就是一架会自动导航的飞机!」

为了组装一架自动导航的遥控飞机,安德森曾自己动手焊电路板,还用 3D 印表机、雷射切割机生产所需的零件,安德森陷入无人飞机的製造漩涡里,无法自拔。○九年,他与一位在网路上认识的同好,决定一起合伙创业,成立 3D Robotics;而这位合伙人只有十九岁,他是穆纽兹,一位刚搬到洛杉矶的墨西哥高中生。

安德森与穆纽兹认识的过程,在二十年前,或许不可思议,但在社群网路发达的今日,却不意外。为了研究自动导航遥控飞机,安德森成立一个社群网站,吸引同好一起讨论,穆纽兹就是其一。

「他没有学过飞机相关课程,可是他会 Google;即使他的英文不怎幺流利、学校成绩不怎幺好,但他在 Google 上学到所有组装无人飞机的技术。」安德森知道,这一切听来很传奇,却真实地发生。

一位科技杂誌的总编辑,遇上一位高中生,他们没有太多资本、也没有庞大的工厂生产线,甚至那些无人飞机的零件装箱,还是在安德森家的餐桌进行;但他们创立了一家新公司,叫 3D Robotics,主要销售无人飞机的零组件,让对组装无人飞机有兴趣的同好,一起开发设计。

成立三年以来,即使他们的员工只有二十人,有些零组件靠着 3D 印表机、雷射切割机与数控工具机,就能自己製造,网路上买得到的零组件,就在网路购买,第一年,3D Robotics 的营收是二十五万美元,去年则已有五百万美元。

「设计,从网路来;零组件製造,从网路来;订单,也从网路来。」安德森说,在他的创业历史里,这是最传奇的一次。

跳蚤崛起,靠 3D 列印大量製造时代不再 小量创新产品胜出

于是,安德森回头思索,是什幺要素改变,让 3D Robotics 创业成功?他发现,「过去我们习以为常的大量製造商业模式,已经不适用。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一场全新的工业革命。」

安德森用自己外公的故事当例子,「如果我外公生活在今天,他只要将自动洒水器的设计上传到网路,找寻愿意为这个设计出钱的人,在网路上购买需要的零件、组装,一切都会不一样。」安德森说,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大量製造,奠定了大企业的获利基础,也拉高了创业门槛。

试想,安德森外公当时如果要卖他自己研发的洒水器,他得先有一笔钱,租或买一块土地盖工厂,买设备、建生产线,还得先有周转金买原料;投入生产后,还得带着产品到各通路推销,最后卖出去才获得利润。所以,缺乏大资本的安德森外公,只能将自动洒水器卖给具有大量製造实力的穆迪公司,而他领到的是数十万美元的专利费,直至专利到期为止。

但在安德森这个世代,游戏规则截然不同。安德森只是在网路社群上分享他的「作品」,最后却吸引了大笔订单,要向他买无人飞机的零组件。「3D 列印、雷射切割与 CNC 机台,绝对扮演关键角色。」安德森指着摆在工厂一角的机器,约一个五十公分高的纸箱大小,木製的框架,这就是他的 3D 印表机。

「以前,企业为了要大量製造,必须把工厂搬到中国,因为那里的劳工最便宜,得以将生产成本降低、再降低。」安德森观察,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代里,人们不再追求大量製造,他们更专注于开发新产品,「所以,製造数量以『十亿』计的产品,变成了数以『百万』计。」

开放创新,不只在软体只要有好点子 就能在网路揪团生产商品

产品生命週期变得越来越短,从智慧型手机的演变史就可以见到端倪。过去,一年推出一支热销的智慧型手机,就可以让一家手机厂口袋赚饱,苹果、三星都是如此;如今,一年单靠一支智慧型手机,已无法支撑一家手机厂的营运。

在个人化旗帜高挂的时代里,设计、製造、通路都将是零成本。「你只要有一个好点子,或者你可以请大家在网路上一起帮你设计研发,就能拥有一个好产品。」在安德森看来,「开放创新」不会是只存在软体,硬体也将走向开放创新。

「Android 的成功,就是开放创新威力的最好证明。」打从○八年 Google 喊出开放创新口号后,Android 成为开放的领头羊,与封闭代表的苹果 iOS 对垒。五年过去,Android 手机出货量超越 iOS 手机,开放创新成了主力。「开放创新的成功,不会只限于软体,硬体也可以开放创新。」

3D Robotics 的产品设计,不是来自于安德森自己,而是所有网友的贡献,所有的人都能使用这些设计。「过去,一个新产品能否被市场接受,从设计、製造,到销售才能见真章;可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就不同了,在开放创新的趋势下,大家一起设计出来的产品,起跑点就建立在大家都想要这项产品。」安德森说。

或许你会问,在这样的潮流下,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会动摇吗?答案是肯定的。安德森起身,带我们走到隔壁工厂,偌大的机器手臂不停地运作着,这是一间家具工厂,客群是在数十公里外的硅谷公司,设计团队就在一墙之隔的办公室。

中国製造,将不再独霸新一代商品不拚低价 而是消费者最想要

「如果你要生产的是最便宜家具,毫无疑问的,你该把工厂设在中国;可是第三次工业革命,我们生产的是有价值的产品,它可能不是价格最低,却是客户最想要的产品。」安德森说,在全球化的概念下,地球是平的,让美国设计、中国製造变成可能,「可是,因为时间差、语言造成的沟通成本高得吓人。」

安德森举例,工厂设在中国的家具公司,每变更一次设计,需要三个月;现在,却只要三个小时。「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影响下,每家公司会选择距离客户越近越好,产品的生命週期很短,他们必须缩短 time to market的时程。」

因此,中国「世界工厂」地位不再独霸,到中国设厂不再是成功的唯一途径,就连大企业习以为常的大量製造、降低成本、大举获利的商业模式,也都将重新洗牌,供应链的价值分配也将重新定义。

过去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代,将靠着大量製造而致富的企业比喻成大象,IBM、鸿海都是这个时代下的产物;那幺,在第三次工业革命里,零成本的创业架构下,能成功写下新一页传奇的,是跳蚤。就像英国管理大师韩第所提出的大象与跳蚤的对照,说的正是大企业与小企业主。

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号角响起后,大象是否会被取代?安德森顿了一下,缓缓说出:「这些跳蚤一时半刻还不能取代大象;但随着跳蚤越来越多,分食的饼越来越大,大象独霸的时代也将画下句点。」

这是一个安德森用亲身案例体验的革命,一个让全球工业版图都将重写的趋势,默默在美国发酵;旧金山是这场革命的起跑点,随着 3D 列印与雷射切割技术席捲全球,即将遍地开花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才正要开始。

大事纪

报名请至 活动网站 。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