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和人类的结缘十分有趣。6世纪时,有个衣索比亚牧羊人发现他的羊群只要吃了一种红色果实,就会非常亢奋;他好奇试吃后,也有同样的效果,能让精神变好,这种果实就是咖啡。后来有人把咖啡带到了阿拉伯半岛,阿拉伯人又把咖啡传到欧洲,此后,全世界都为这种饮料疯狂,咖啡成了最重要的经济作物,有人称它为「黑色黄金」,在全球贸易中,它是交易量第二大的商品,仅次于石油,比可可和茶叶,各自高出了3至4倍。
衣索比亚是咖啡的发源地,全球咖啡品种非常多,不过主要产地集中在南北迴归线之间,而且最好是山坡地,海拔高度和咖啡品质有很大的关係。我曾看过一份报导,提到咖啡的贸易链有多幺複杂和不公平,咖啡豆从採摘到变成消费者手上的咖啡饮料,需经过一百多次转手,假设英国即溶咖啡的零售价是100元,种植咖啡的小农只能拿到0.5元,比例落差之大,令人感慨,而且全球咖啡市场几乎垄断在国际财团手中。看到这则报导,好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很难过,也不知自己能做什幺。
我和先生Alan都爱喝咖啡,年轻时超喜欢「泡咖啡店」,我们可以开老远的车,去朋友推荐的咖啡店待整个下午,品嚐香醇咖啡的同时,各自捧着杂誌或书籍,享受静谧的两人世界。
我还有一群「酗咖啡」的朋友,他们都嗜咖啡如命,且普遍有熬夜的坏习惯,有些甚至工作压力很大。更妙的是,有人因为喝太兇,后来中年转业,乾脆改行开起咖啡厅。我觉得凡事都要适可而止,咖啡很好,但喝过头到上瘾,就一点都不好了。
我曾经习惯每天早上喝咖啡,但为人母之后,为了陪伴孩子正常吃早餐,所以我把喝咖啡的时间改为上午9点至10点之间,做为稍事休息片刻的缓冲,如果手边有事情在忙,即使不喝也没关係。下午2、3点的时候,如果时间允许,我先生会亲手煮一杯热咖啡给我。我们喜欢现磨现煮,通常每天1杯,至多不超过2杯,咖啡之于我们,代表着身心休息和放鬆。

我的朋友阿国对咖啡颇有研究,烘焙的技术也很棒,他经常带着自行烘焙的咖啡豆来煮给Alan和我喝,可是每次只带一点点。阿国说不是他小气,生咖啡豆烘焙加热,会散发出浓醇的香气,可是很快就会氧化、走味。他还提醒我,咖啡豆适合少量购买,开封后必须把空气挤压掉,用开口小且不透明的密封罐装着,最好是真空状态,放在乾燥阴凉的地方保存,如果家里有防潮箱,封好放进去也行。
咖啡豆一定要妥善保存,这关係着,不仅是风味,还影响着健康。行政院消费者保护处在去年6月曾经抽检市面上的咖啡豆和咖啡粉,就发现有些产品含有赭麴毒素A,这是霉菌的一种,大量摄入可能导致急性肾衰竭。此外在动物实验中发现,赭麴毒素A会引起免疫力下降、肝病变、流产,还有致癌风险。欧盟在抽检咖啡豆时,常高比例的发现赭麴毒素A;印尼卫生单位也曾在市售咖啡豆中检出禁药成分。上述这些,都是咖啡的隐忧。   长期以来,大家都喝进口咖啡,说实话,这些豆子到底来自哪个国家、进口的船期到底有多久、有没有做好温度和湿度控制,这些,消费者很难掌握。
这两年託朋友的福,我才知道台湾除了云林古坑之外,在台东、花莲、南投,也都有小农投入咖啡种植,年产量虽然不多,但有自己的特色。我品嚐过,觉得品质相当不错,若能搭配了解台湾咖啡豆特质的烘豆师,其实大有可为。有机会大家不妨试试,支持国人自产的咖啡豆。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